• 重生八零小福女
    重生八零小福女

    小叙

    情感言情 连载中

  • 攻心为上,老公诱妻成瘾
    攻心为上,老公诱妻成瘾

    招财进宝

    情感言情 连载中

  • 相思与你烬成灰
    相思与你烬成灰

    海棠未雨

    情感言情 已完结

    "什么!"苏乔玉大声问道,怎么会?刚刚她来找沈云昭的时候,昀儿还在房间里,怎么会被人劫走!"刚刚我就去厨房拿个东西,回来就发现小公子不见了……"婢女浑身湿透,回话是声音越来越小。苏乔玉这才回过神来,昀

  • 99度爱恋:陆少的掌中宝妻
    99度爱恋:陆少的掌中宝妻

    吾夜梦洄

    情感言情 已完结

    "难受么?"陆新泽见她颤抖的身子,忽而一笑。盛慕咬着牙,摇头。"看来你们公司的药,并不怎么见效嘛。""我,我很难受……"她不得不示弱。陆新泽稍感满意,又问,"那你需要什么?"此刻的盛慕,口干舌燥,意识

  • 云深不知情长
    云深不知情长

    苏小棠

    情感言情 已完结

    那一下匕首不偏不倚,正中她命脉。她又惊又怒瞪圆了眼,看着苏情张了张嘴,却来不及说什么就断了气。苏情木然看着,全身冷汗一阵接着一阵。疼痛让她止不住的发抖,虚脱发软。她终于撑不住的倒了下去。意识彻底陷入昏

  • 不思秋风,不念平和
    不思秋风,不念平和

    许啾啾

    情感言情 已完结

    许平和没想到这么快又能听到秋风这个名字。"秋风…秋风?"旁边的同事喊着秋风,秋风转头,许平和在同一时间也转过了头。许平和听到秋风名字的瞬间,是惊讶的。觉得世界很神奇,偶遇很奇妙。可是,眼前的人他不确定

  • 桃花烈烈,折尽青青
    桃花烈烈,折尽青青

    这轻狂的姑娘

    情感言情 已完结

    岑烈坐在桌边,倒了杯茶。"怎么喜酒吃到洞房来了?"我起身,欲开口解释。老白先我一步,纵身一跃到了他的面前,朝着面门就是一掌,他往后一步,躲开的很快,却还是被掌风扫倒。老白出手极快,也不等他起身又攻上去

  • 红酥手
    红酥手

    何兮

    情感言情 已完结

    林菀是个目光短浅的女人,她不可能让自己的孙子教养得跟林菀一个样儿,要是孙子也被她抢走了,她才要欲哭无泪。她要借着林家的名声,给孙子谋取最大的利益,但又不能让孙子与林菀亲近。这一切的前提是,要有个孙子。

  • 你不会知道,我有多爱你
    你不会知道,我有多爱你

    冬日狂草

    情感言情 已完结

    他身边的公主识趣的将酒杯倒满,我也不含糊,每次都一口干,这洋酒虽然没有白酒那么冲,但到底度数高,后劲上来也不好受,我暗自咬着牙不露声色,要真一顿酒能哄的姜辕开心把合同签了,其他的事可以以后再说。第七杯

  • 郎持青灯踏雪来
    郎持青灯踏雪来

    东吴初冬

    情感言情 已完结

    乌云掩月,夜半大雨。我端着那碗罗孚茶来到桂苑。他捧着一卷书册斜卧雕檀大塌上,我将那茶轻放在桌上。想起一年前也是这样一个雨夜,他在看书,我在窗前剪烛。他道:"剪烛西窗佳人影,此情此景可追忆"那时我想永远

  • 豪门盛婚:酷总裁的独家溺爱
    豪门盛婚:酷总裁的独家溺爱

    九月的桃子

    情感言情 已完结

    叶子墨的书房里,他端坐在太师椅上,脸上的表情比在大厅时更冷肃。他冰冷的眼神带着极强的压迫性看着管家,管家的衬衫都被汗水打湿了。半晌,叶子墨才以肯定的语气说道:“你在徇私!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再被

  • 后会无妻
    后会无妻

    布谷在唱歌

    情感言情 已完结

    安筠看着墙壁上的挂钟一点点缓缓的走动,滴答滴答的敲打在她心上,不知为何钟的声音让她心里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暴躁感觉,身上还有有一股难以言说的燥热,脑袋昏昏、眼皮怎都睁不开,想睡觉。安筠自己爬到床上,盖好被

  • 大神,你老婆又挂了
    大神,你老婆又挂了

    繁华纵我

    情感言情 已完结

    沈梦旦红了眼睛,冷笑了声:"一看你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,根本不会懂这种双重打击。""大姐,公交车站到了。"荀翊找了个位置暂时停了车,并善意提醒了句。刚才的心是白交了?沈梦旦一脸无奈的看着他:"送我一程有

  • 我对你有一点动心
    我对你有一点动心

    东风吕

    情感言情 已完结

    陈教授端着保温杯进来,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环视教室里的同学,"今天的出勤率应该没问题,我就不点名了。"许深深微微皱眉,在笔记本上快速写下一行字:苏睿珏,你还不打算走吗?苏睿珏瞥了一眼笔记本,拿起笔给许

  • 江山笑我无归处
    江山笑我无归处

    有光

    情感言情 已完结

    梁洛宁惊得屏住了呼吸,这女人怎么会无耻到这个地步,再看姜无野,想象中的雷霆震怒并没有到来。只见他扶起婵姬,温声抚慰,那是梁洛宁多年不曾见过的温柔。"梁洛宁……"他转而看向她,念着她的名字。梁洛宁心头一

  • 断了弦,续不上的曾经
    断了弦,续不上的曾经

    污婆汤

    情感言情 已完结

    贾柔回来后的这一个多月,姜煜精心呵护寸步不离,而莫甜则被发配到了佣人的位置。她想走,但没勇气说!"太太,您放着,我来!"莫甜正动作麻利的摘着菜,年轻的女佣蹲了过来,伸手就去拿她手里没摘完的青菜:"您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