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直播诡事
    直播诡事

    吞鬼的女孩

    悬疑灵异 已完结

  • 凶灵禁忌
    凶灵禁忌

    木木

    悬疑灵异 已完结

    听到雷强的大吼声,我心中顿时一紧,立马回过了头,刚一回头,我便看到了让我无比恐惧的一幕。 在我面前,距离我不足一米的地方,直直立着一道鬼影。 这只鬼半张脸完全腐烂,眼珠子也掉在外面,另外一颗死鱼一

  • 怨灵摆渡
    怨灵摆渡

    月下寸芒

    悬疑灵异 连载中

    我大概明白了, 怪不得之前的出租车师傅会说这里的饭不好吃, 这里的饭, 压根就不是做给活人吃的, 不合胃口, 当然不好吃。 这要是在八天前,我准会被吓的跑出这家“人

  • 你的秘密,我的余生
    你的秘密,我的余生

    蓝胡子国王

    悬疑灵异 已完结

    我看着穆程炫,其实是在说给萧翊听,"我妹不叫丁香花,叫犯贱、死了活该。"我这话说的特别冲,话音刚落,萧翊跟穆程炫同时盯我看了一眼。我随手将机子旁边的话筒拿起来,点了一首死了都要爱。我唱歌不走调,也谈不

  • 恐怖用品店
    恐怖用品店

    强大的猪

    悬疑灵异 已完结

    昨天,揍过我后,心情舒畅的云紫瑜带着李晴柔开始逛街。\r\r一来因为这是本来约好的,二来也是让李晴柔转换下心情。\r\r两个人不知道怎么的,就走进了电子游乐场,一阵疯玩,打算离开的时候。\r\r手上却

  • 上门邪婿
    上门邪婿

    梦悟禅机

    悬疑灵异 连载中

    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门口的方向走了过去。右手僵直,五根长长的指甲在墙壁上刮出一连串的划痕,还发出一阵刺耳的噪音。而他眼中的血芒越来越凌厉。就在他距离门口不到两步的地方时,身体突然重重的颤抖了一下。随

  • 阴阳诡医在都市
    阴阳诡医在都市

    灵异13号

    悬疑灵异 已完结

    穿好衣服,于得水悄悄地出了宿舍。到外边,他拿手机地图搜了一下。医科大学就在梧桐区,是关州市的新区,开发度很低,不少地方还很荒凉。而梧桐区殡仪馆其实就在这附近,距离医科大学也就是四五公里的路程。从医科大

  • 我!阎王爷的最强女婿
    我!阎王爷的最强女婿

    _小当家

    悬疑灵异 已完结

    王赫亲的很粗鲁,完全不在乎是否弄疼了蔚婉柔。亲着亲着。忽然。王赫咬住了蔚婉柔的下嘴唇,血腥味瞬间在口腔中弥漫开来。"唔!"蔚婉柔没有因为吃痛而停下,反而更加强烈的回应着。王赫轻皱眉头。他的目的很简单,

  • 暗夜凶铃
    暗夜凶铃

    啻阳

    悬疑灵异 连载中

    半小时后。火锅店对面的垃圾桶边。"老家伙,每次都是这样,让我们分析完了,自己就动动嘴皮子,什么也不干。"禾飞抱怨道。"行了,等你坐到那个位置,你也就动动嘴皮子了。"我拿出烟,分给阿瑞和禾飞。"那叫郑婷

  • 活人禁忌
    活人禁忌

    阴十三

    悬疑灵异 已完结

    呆了一会儿,我再也不顾阿婆的警告,一把拉开病房门跑了出去,同时一张符篆从门上掉下。见状,我心里咯噔一声,暗骂遭了,一般情况下阿婆不会用符封门的。难道病房里面真的有什么东西?我猛猛回头,半响才反应过来就

  • 我来自地府
    我来自地府

    河非鱼

    悬疑灵异 已完结

    苏哲这句话很是挑衅!刘老的徒弟并不多,只有一个!这些年来,世人也是给了他一个刘神医头衔,足以证明医术高超了!苏哲如何?只是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屁孩!如何能比较?卫丙冷哼道:"小辈也敢如此狂妄?真是不知

  • 直播之网红背尸人
    直播之网红背尸人

    冰箱少女

    悬疑灵异 连载中

    “爸!别打我,我没在外面鬼混,我这就回家吃妈煮的饭。”峰子小时候被他爸打怕了,听我模仿他爸的口气喊他回家吃饭,吓得都两腿直哆嗦,都不敢回头看我。我将他的身子掰了过来,与他对视,“看清楚了,我,陈凡。不

  • 倾城龙妻
    倾城龙妻

    金掌柜

    悬疑灵异 已完结

    这许豪真是太气人了,刚才烧死了我蛇厂里的好几十条小蛇就罢了,现在竟然还污蔑我和小雅是狗男女!如果光说我一个人,我兴许不会这么恼怒,但小雅一个纯洁的女孩子,被许豪当着这么多村民的面挖苦污蔑,我再不出手揍

  • 黄河捞尸公
    黄河捞尸公

    冰糖凉茶

    悬疑灵异 已完结

    这件事后大家仿佛松了一口气,坏人得到了惩罚,再也不用担心危险存在了。救生派的那些人开始和小姑娘约会,在海边散步,谈情说爱,看的人好生羡慕。每当这个时候,胖子就在我耳边咬牙切齿,说那些姑娘瞎了眼,连刘一

  • 醉爱情深,奈何缘浅
    醉爱情深,奈何缘浅

    阴雨绵绵

    悬疑灵异 已完结

    "苏檀,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?"叶思雨泪眼汪汪的看着苏檀。苏檀冷冷的说:"所以你到底有没有怀孕?""没有!我骗你的。我不想离婚,也不想让我爸爸出事。苏檀,算我求你,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,你别告我爸行吗

  • 地府找我送外卖
    地府找我送外卖

    韩焦晋晓

    悬疑灵异 已完结

    城北墓园?那里作为离县唯一的丧葬地,在我眼中从来都是避而远之的地方,不是胆子的问题,是我对死亡这种事有着深深的忌讳,当然大多数人同样如此。而现在,这个不靠谱的货居然告诉我深夜到那里去,我心里咯噔一声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