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养狐为夫
    养狐为夫

    奋起的叶子

    悬疑灵异 连载中

    “不要!”我惊恐的大喊。姚旭佳当然不会听我的,女鬼更不会。瓶塞打开,女鬼立马从小瓶里飞了出来。此时她已不是一团模糊的白影,而是变成了一只有模样的红衣女鬼。她飘在半空,青白色的小脸上挂着两行血泪,模样是

  • 女神的最狂赘婿
    女神的最狂赘婿

    书生抚琴

    悬疑灵异 已完结

    人群传来一阵讥笑声。都这时候了,竟然还想着睡觉。果真是一精虫上脑的货。林宛瑜脸上也显出一丝愠怒。这家伙,真给自己丢脸啊。几次三番的说"睡觉"也就罢了,这会儿更是把牛逼吹上天!她可是很清楚窝囊废老公的出

  • 此生阴缘已注定
    此生阴缘已注定

    积云渴雨

    悬疑灵异 连载中

    我没想到自己结个婚而已,又是被献祭,又是中了什么蛊,现在居然又怀了鬼胎。心怀鬼胎都没有好结果,更何身怀鬼胎!这下子我连抖都不敢了,看着将我紧紧搂在怀里的黑衣男子,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伸手就去掀他的鬼面具

  • 我的老公是冥王2
    我的老公是冥王2

    见字如面

    悬疑灵异 连载中

    姨公家兄弟四人,他是老大,幼年离家后就没回来。沈家现在家大业大,也有姨公一份功劳。修行之人生活俭朴,姨公把自己的钱都寄回老家,修桥补路、救苦济贫,因此连带着老周家在村中颇有名望。这次他灵枢回乡,村里受

  • 你好,我的鬼君大人
    你好,我的鬼君大人

    清卿飞雪

    悬疑灵异 已完结

   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,眨了眨眼睛,才反应过来,就在上一刻,我保存了二十一年的初吻,就这么没了。“别这样,我都快死了,亲一下又能怎样。”小少爷动了动嘴角,应该是在笑,但是因为面部神经不怎么协调,看上去跟脸抽

  • 13路死亡公交
    13路死亡公交

    地狱书生

    悬疑灵异 已完结

    这售票员的话让我很不高兴,总觉得她脑子有问题。我没有理会她,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。到了南岳村的时候,那个穿着太极服的老头果然又上车了。他一看到我眼睛就亮了,笑呵呵跟我打招呼,坐在了我前面。“小伙子,昨

  • 死亡公交
    死亡公交

    堂前雁

    悬疑灵异 已完结

    此刻我对冯婆的印象,完全推翻了。\r我觉得西装大叔说的话很有道理,人不可貌相,我切记不能太相信冯婆。\r回到市区租住的宾馆时,我爸忽然给我打过来电话。\r“明子,这几天忙不忙?”\r我说:不忙,爸,你

  • 夜夜笙歌:冥夫欺上身
    夜夜笙歌:冥夫欺上身

    一叶子

    悬疑灵异 已完结

    我那么冰雪漂亮的妹妹……不可能的,我妹一定是被杨国勇欺骗利用了,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。努力平静下来,我对女鬼道:“我答应帮你,但我有一个条件。”我相信齐欢不是帮凶,可万一她是呢?我得想办法保全她。女鬼听

  • 守魂人
    守魂人

    虫子

    悬疑灵异 连载中

    小许应了声,立刻在店里仔细搜查起来,不一会儿,他看完一圈,回吧台向我报告道:“二爷,没别的了,地上干干净净的。对了,您脑袋上这伤要不要去医院瞧瞧?可别伤着大脑,那就麻烦了。”“不用……没什么大事。”我

  • 妖界异闻录
    妖界异闻录

    全村的希望DYS

    悬疑灵异 连载中

   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正巧在这时颤动起来,夏尔连忙接听,刚说了一句“喂”,便被电话那头的白祁打断:“你不要说话,听着就好了。”“哦。”夏尔摸摸鼻子。“让你不要说话。”白祁语气中似乎是有一些焦急,“我刚刚让涂

  • 生死浮沉
    生死浮沉

    乱小臣

    悬疑灵异 连载中

    故事总开始在某个瞬间,当车祸发生的那一刻我的世界也随之瓦解。它并没有夺走了我的一切,但是它毁了我的世界。林沫走了,我亲手埋葬了她,在她的坟墓上盖上了最后一捧黄土,在她的墓碑上轻轻一吻,这是我能给她留下

  • 诡匠
    诡匠

    凝望本尊

    悬疑灵异 已完结

    华叔当时也是不信啊,捞尸而已,竟然会有这么高的回报?当时那个人给华叔开的价钱是每具尸体两万,这什么概念呢?五万就能买房,两万可以说是普通人一二十年的收入了。 或许是金钱诱惑,华叔还是去了

  • 来自阴间的她
    来自阴间的她

    铆钉

    悬疑灵异 连载中

    我看着中年男子爬来,心口噗通乱跳,客厅里爷爷挣扎着要起身过来,但麻衣老太五指张开,厉鬼一样朝他扑去。爷爷年迈,加上刚才摔伤了腿,一时半会站不起来,见麻衣老太冲来,半蹲着身子,从腰间抽出一片竹篾,用力弯

  • 阴阳判官
    阴阳判官

    说书曦皮

    悬疑灵异 连载中

    云顶未多言,换上了道袍,他要做一场法事解开柳叔身上的封印,让柳叔的灵魂早日离开。还是那个帆布包,云顶取出了随身携带的无根水、线香、黄符,依次排列整齐。净手净面,整理发簪。左手持点燃的线香,右手执符,口

  • 猫语者
    猫语者

    杨岢

    悬疑灵异 连载中

    当我从昏迷中醒来,爷爷已经死去多时。因为我上小学的时候父亲出门打工,生死未知。母亲回娘家多年,都已改嫁。所以,我算是由爷爷一手带大。看着爷爷的身体直挺挺地躺在那里,想着今后就留我一个人无依无靠,心头悲

  • 侍宠阴魂
    侍宠阴魂

    崽災

    悬疑灵异 连载中

    夕瞳刚刚到家门口,就看见自己家门口挂着白布,叹了口气便进去了。裴妈妈见她回来了,便上来问饿了没有?夕瞳摇了摇头,然后便转头,就看见祠堂那放着一口棺材,她知道那是姥姥的,姥姥看起来应该是刚刚放进去的,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