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两情若是久长时
    两情若是久长时

    六零

    短篇小说 已完结

    她红着脸,身体的自然反应,让她觉得可耻!孟铁城眸子更加幽深,双手扶着她的腰,忽然用力顶了一下。“啊……”她忍不住细吟出声,自尊被他一次次羞辱、践踏,桑柠心头绝望越来越浓。孟铁城盯着她这般模样,眼底的火

  • 邪帝独宠:惊世毒妃
    邪帝独宠:惊世毒妃

    凉夜萧萧

    短篇小说 连载中

    良久。云凉潇抬眸注视着这大千世界,这蓝灵大陆的奥秘之处,她一定要探索明白。“先跟我出去。”云凉潇目光如炬,抬脚走了出去。她想,应该祭拜的差不多了,众人在楼下集合。身后的小洋跟着云凉潇,他发现云凉潇身上

  • 迷失的女护士
    迷失的女护士

    阴先生

    短篇小说 已完结

    我又睡着了,而且还做了一个梦。梦里面我真的和郝医生在一起了,而且梦中的郝医生居然真的那样色。他用各种各样的手段玩弄我,我却一点都不觉得厌恶,反而积极主动的配合。他让我去电梯里面跪下,然后从八楼开始,把

  • 日久生情:总裁请克制
    日久生情:总裁请克制

    郭享

    短篇小说 连载中

    什么?许安兮眨眨眼,这急转直下的剧情让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有那么一秒她几乎以为自己会被那个男人拆吃入腹。可下一秒他居然吩咐人丢她出去?丢出去?许安兮猛地回过神,原本被热气熏蒸出的潮红因为愤怒而颜色愈深

  • 俏娇娘子要翻身
    俏娇娘子要翻身

    叮当

    短篇小说 已完结

    费博远看她一眼:“别说出去。”费清道:“知道你好面子,不会让他们笑话你的。”费博远嗯了声。费清在他身后偷偷笑起来。他不让说,真以为自己那么听话吗?村子就那么点大的地方,陈年旧事尚且是能被这些人拿出来翻

  • 8399
    8399

    苏魅

    短篇小说 连载中

    片场——这场戏是慕然在《重燃》的最后一场戏,只有她自己知道,这也是她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戏。慕然刻意加大了药量,希望这最后一场戏不要出状况。待她换上戏服上场,全场不约而同的发出惊叹声,还有手机不停拍摄的

  • 如果我说我爱你
    如果我说我爱你

    长安莫衿

    短篇小说 连载中

    他对着少年鞠了一躬,“王爷,我看小姐已经学有所成,甚至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,老夫没什么可教她了的。”围观的众人见做先生的甘拜下风,觉得没啥热闹了,便纷纷散去,三三两两走的时候,嘴里还夸口着筎果的画工上

  • 帝少一晚情动
    帝少一晚情动

    樱桃姑娘

    短篇小说 连载中

    这个怀抱温热宽厚,夹杂着丝丝缕缕的烟草味将她包裹着,那种陌生的而温热的紧贴感,让她的身子下意识的晃了晃。周遭的强大的男性气场,莫名的让她心慌。还未等她反应过来,她的身子便被一只大手粗暴的拉开。“靳总裁

  • 愿以情深赴薄凉
    愿以情深赴薄凉

    薄凉

    短篇小说 连载中

    因为余谨的坚持,再加上身边没有家人陪护,吊完水后医生就让她出院了。虽然一整天没有进食,但因为身体的疼痛余谨并没有任何胃口,从医院出来就直接打车回家。插进钥匙打开家门,里面一片漆黑。余谨暗暗松了口气,现

  • 贴身医圣
    贴身医圣

    大神来袭

    短篇小说 连载中

    “唔啊”齐少强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,迷迷糊糊的睁开了,虽然说睁开了,但眯缝着那双小眼睛,就如同没有睡醒似的,侯俊看着齐少强的样子,哑然失笑。这丫的不愧是睡神啊。看到侯俊投过来目光,齐少强愣了愣,“兄弟

  • 山中桃花红
    山中桃花红

    东方明月

    短篇小说 连载中

    傍晚,镇上炊烟袅袅,到处飘荡着晚炊的香气。村东头一个还算整洁的小院落,两间茅草房里,亮着灯光,一个三十多岁身形偏胖的女人正在屋里忙忙活活的做饭,其长相一般,不美不丑,因为偏胖的缘故,胸部和屁股都显得特

  • 总裁深爱欺心
    总裁深爱欺心

    江一深深深深

    短篇小说 连载中

    顾清漪不可置信的看着他,后者却整了整身上的衬衫,墨眸冷淡的从她身上扫视了一番,薄凉而嘲弄:“顾小姐请回吧。”说完,不等顾清漪反应,他已经大步上了楼。顾清漪从沙发上坐起来,看着他笔挺而冷漠的背影,她的心

  • 顾少强宠俏天后
    顾少强宠俏天后

    染仟洛

    短篇小说 连载中

    她不是他记忆里的那个浅缘,他也不是她记忆里的那个顾之昀,时光一直在走,他们也一直在走,没有谁站在原地等着谁,物是人非,什么都变了。若非今日她迫不得已求助于他,或许他们对面相逢也都会把彼此当成陌生人,就

  • 154
    154

    小怪

    短篇小说 连载中

    当鸡蛋大小的顶端即将要进入许静最为潮湿润滑的*道内时,许静的身子突然一个机灵,她猛地松开了紧抱老王脑袋的双臂,费力挣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老王的擎天柱无法进入朝思夜想的**之中,耷拉在半空不断抖动。许静

  • 谁动了我们的婚姻
    谁动了我们的婚姻

    金桃

    短篇小说 连载中

    高磊最终妥协,答应了唐云雁继续工作的要求,不过提出条件,早晚必须由他接送,个人不得单独外出,在幼儿园只要稍有劳累便立马辞职回家。唐云雁笑道:“你放心吧!班上三个老师,各司其职,我主要是负责教课,一点也

  • 君予柔情系妾心
    君予柔情系妾心

    苏小爱

    短篇小说 连载中

    萧瑟的皇后宫,因为无人,像坟墓一样的寂静。先前说要封温如烟为皇后,但现在,轩辕凌早就不再想着这件事,而将皇后的生前之物扔掉的事,他也没有让人再做。宫殿里,还是保持着云浅月在时的模样。也是这时,轩辕凌发